躺在九零当咸鱼 第八十三章 亡命天涯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鱼鱼情急之下下意识地动用了精神力,眼睛没有睁开,却特别清晰地感受到了沈郁的精神状态。

    她看不到也分析不了,但是知道自己可以碰触到,也能影响他。这是一种很玄妙的感觉,以前她动用精神力的时候还要用手碰触到对方,现在好像精神力的影响范围忽然变得强烈了很多,只要她动动意识,周围一定范围内的人和物都会受她的影响。

    或者说是控制更精确一些。

    沈郁已经开始解鱼鱼沾满泥土的上衣了,鱼鱼没有时间做测试,直接释放出精神力,把她最熟悉的催眠力开到最大流量,精神力像一只无形的手,直接作用在沈郁身上。

    如第一次接触沈郁的精神领域一样,那种被巨大的能量体吞噬的感觉又来了,鱼鱼的精神力如溪流入海,流入沈郁身体里瞬间就被包围淹没,她强撑着继续强力输出,终于在又一次精力耗尽之前有了效果。

    沈郁解鱼鱼扣子的手越来越慢,最后终于停了下来,人也躺在了她身边。

    只是在被迫进入睡眠的前一刻,沈郁紧紧抱住了鱼鱼。

    耗尽所有精力的鱼鱼也紧跟着沈郁昏睡了过去,在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秒,鱼鱼在心里祈祷,一定要让她在沈郁之前醒来啊!要不然白费劲了!

    老天爷长眼,鱼鱼还真是在沈郁之前醒来的,而且醒来的时机很特别,正好赶在要被偷走的关头。

    对,是偷走。

    人家公安同志还等着验尸破案呢,沈郁把她的“尸体”给抢回来抱着睡觉,这搁哪都不是个事儿啊!

    大魔王现在睡着了,可不是得赶紧把“尸体”偷走!

    鱼鱼被抬上一辆车,车子开出去老远才听人交谈中总结出自己现在的状态。

    她也才后知后觉地发现,雾草!她现在死了!没气儿了!是一具真正的尸体!!

    那她现在是怎么回事?明明头脑清醒思维正常啊!

    而且,沈郁呢?他又是怎么回事?把她的“尸体”带回去当个病人照顾,还在昏迷前最后一秒死死搂着才放心睡过去,这是什么特殊癖好?!

    感谢沈郁的奇葩爱好,鱼鱼都要忘了自己马上要被人拉走切片去了!

    她正琢磨沈郁呢,车子忽然哐地一声,接着就是一阵剧烈晃动,鱼鱼感觉自己直接飞了出去,不知道撞到了哪里,接着就是天旋地转和乒乒乓乓的巨响,翻腾了一会儿车子才彻底停了下来。

    鱼鱼反正也动不了,估计现在的身体也感觉不到疼,反正这么一阵撞她也什么感觉没有,就很佛地躺在那等着。

    死都死了,再死一次当攒经验了呗。

    等了也没多久,就感觉沈郁进入鱼鱼的精神力感知范围了,接着他对着变形的车门一阵猛踹,鱼鱼很快就又被他拖出去抱走了。

    鱼鱼被沈郁抱着走,能感觉到他的生命体征也很弱,刚才应该是他开车撞过来的,鱼鱼他们的车都给撞变形了,他自己肯定也讨不到好去。

    不过在这么虚弱的状态下还有力气过来抢“尸体”,也算是很厉害了。

    鱼鱼忽然有种看动作大片亡命天涯的感觉,至于主角,当然是沈郁,毕竟她可没怎么都打不死的主角光环。

    再看人家沈郁,精神攻击加车祸,现在还能抱着具“尸体”跑路呢!

    鱼鱼舒舒服服地躺在沈郁怀里让他抱着跑路,第一次觉得他还真挺靠谱的,用抱的而不是用扛的,她都被那个傻大个给扛出心理阴影了,再给扛一次说不定得难受诈尸。

    这里应该挺偏僻的,鱼鱼感觉沈郁抱着她走了好久,好像路还不平坦,高高低低的走起来挺不容易,沈郁都喘得跟风箱似的了。

    接着她感觉有温热的液体一滴一滴滴到脸上,本来以为是汗水,可很快鱼鱼就闻到了血腥味儿。

    越来越急地滴到她脸上的液体是沈郁的血!

    沈郁也发现了,他停了下来,拿出手绢仔细轻柔地给鱼鱼擦干净了脸,然后更迅速地开始赶路。

    鱼鱼没了刚才调侃的心情,努力尝试着让自己动一下,可惜,无论她怎么努力,身体还是完全不受她的控制。

    终于,沈郁带着她找了一辆出租车,这个时候彭城的出租车还是七座小面包,出租车司机看到他们的第一句话就是:“哥们儿!这是咋了?出车祸了?上医院吧?赶紧上来!”

    上车后沈郁却给了一个民居的地址,鱼鱼知道那个地方,是比余庆街还高级的富人区,一片解放前留下的小洋房,现在住的都是特别有身份或者有钱的人。

    司机还试图说服沈郁上医院,沈郁直接塞过去一把钱,“十分钟内到地方加倍!

    司机立马闭嘴,一脚油门猛地踩了下去,沈郁应该是失血过多身体很虚弱了,跟着惯性就向后倒去,接着失去平衡东倒西歪挣扎了好一会儿才坐稳。

    这么折腾鱼鱼却哪里都没撞到,被沈郁紧紧地抱在怀里,一点都没放松过。

    这个年代大街上几乎没什么车,完全没有堵车的烦恼,面包车一路风驰电掣到了地方,沈郁又撒过去一把钱,抱着鱼鱼急急往前冲。

    鱼鱼感觉沈郁一脚踹开门,人还没进去就听到一句怪腔怪调的话:“沈!你这是怎么了?!”

    是省城医院的大夫唐纳德。

    接着鱼鱼就感觉沈郁一个踉跄,两人一起被唐纳德扶住,沈郁的声音带着股决绝的狠厉,“把她藏起来!藏好!”

    然后鱼鱼就感觉沈郁抱着自己的力道一紧,唐纳德也惊慌失措地喊了起来,“沈!沈!赵!快来!沈和鱼鱼受伤晕倒了!两个都!”

    鱼鱼:得,把人家外国友人吓得话都不会说了!

    鱼鱼和沈郁一起被安排进了屋里,沈郁不愧是他,人家都是晕倒了彻底失去意识怎么摆弄怎么是,他偏不,晕倒了把鱼鱼抱得更紧了,胳膊钢筋似的箍着鱼鱼,唐纳德费了挺大劲也没能把他俩分开,只能一起放到一张床上。

    得了,又锁死了,比上次还紧密,上次只是一只手,这回是把鱼鱼整个抱住,跟护食的狼崽子似的,我晕了也谁都不许碰一下!

    唐纳德和护士赵姐姐迅速做出决定,要先给他们俩做急救再送医院,“鱼鱼已经重度休克停止呼吸了!”

    鱼鱼:很好,沈郁的朋友跟他一样,都分不清人死没死。

    鱼鱼被安排躺下,接着就听两人在迅速准备急救器械,接着赵姐姐数了一次:“一,二,三!”

    心脏电击器通电的声音响起,鱼鱼只觉得身上一阵剧烈的电流通过,然后眼前一黑,就彻底失去了意识。

    在昏迷之前,鱼鱼第一次觉得有点舍不得,她特别不放心就这么死了,万一沈郁真的不放过她的尸体怎么办?

    真是死都不让人死消停的家伙!

    鱼鱼再有意识的时候是饿醒的,她被埋坑里至少得一天一夜,又折腾这么久,还第一次有饿的感觉。

    她带着强烈的预感,积蓄了一下力量,尝试着睁了一下眼睛。

    入目是一片带着年代感的碎花壁纸,还有床头一盏小灯。

    她又活过来了!

    鱼鱼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听耳边有人特别嫌弃地说话,“醒了就往旁边挪挪,你要赖我这多久?肩膀都让你枕麻了!脏得跟只泥猴子似的!你说你怎么这么能耐?一眼看不到就给我惹麻烦!”

    鱼鱼抬头,看到一个脑袋包得跟只粽子似的沈郁,半边脸还又青又肿,要不是太熟悉他说话这个欠揍的调调,谁都不会相信这是那个不可一世的沈郁。

    鱼鱼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唉哟这也太惨了点吧!

    沈郁气急败坏,狠狠冲鱼鱼踹过来一脚,偏了一尺的距离踹在了空气上,“还有脸笑!再笑滚下去!”

    鱼鱼:“……”你这是什么癖好?我不是尸体了你就嫌弃上了?!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