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星楼里,骤然一空,窗外,电闪雷鸣,暴雨倾盆。

    老太监死死地盯着刘晗,双眼中火焰跳跃着,森然道:“好!既然你执意要寻死,我就成全你!”

    刘晗摇着头说道:“你不觉得你的废话实在太多了点吗?”

    话音未落,刘晗身形一晃,金色刀光大盛,匹练一般,直取老太监。

    老太监冷笑着,周身黑色灵力涌出,整个人如同散去形体,拉出几道残影,迎了上来。

    砰!砰!砰!砰!

    黑色雾气显化为一条飘带,每一次与金色刀光相触,就带来一声闷响,就有一缕缕黑色雾气四散激飞,飘逸开来。

    只是刘晗还是节节后退,显是他在与老太监的对抗中,落在下风。

    骤然之间,老太监一声断喝,整个人如同疯魔一般,后退几步后,骤然加速,如同一道黑色流光,撞上金色刀光。

    呯然一声大响,刘晗往后倒飞而出,穿过破开的窗户,倒飞到风雨之中。

    老太监跟着窜到窗前,伸手一捞,什么都没有捞着。

    刘晗在漫天风雨中,自由落体,如飞翔的鸟儿一般自由。

    可这不是他想要的。

    塔楼有多高,刘晗心里清楚得很。塔楼底下,就是岩石陡坡,摔下去,直接就是皮开肉绽,粉身碎骨。

    再强悍的自愈能力,都是白搭。

    风雨交加,电闪雷鸣,刘晗在空中下落,心里慌得一匹,一个劲儿地念叨着:死定了!玛德!今趟死定了!李少君你个老怪物,玉简还要加密,害死老子了!

    这个时候,他没有法子可想,脑子里乱成一窝粥,各种画面纷至沓来。过往的人生经历,来到元初之界,遇上夺舍的仙人李少君。

    这些经历,像是电影一样,在他脑海里一掠而过。

    反正是死定了,刘晗心里反而没有了刚开始时的恐慌,而是平静了下来,接受了这个现实。

    猛然间,一道闪电耀亮整个夜空,撕裂雨幕,也照进刘晗的脑海中。

    他浑身一震,如同电影画面快速倒进一般,瞬间就浮现在初到元初之界时,在鼎泰山上见到李少君的画面。

    那时,李少君端坐在蒲团上,漂浮在空中。

    蒲团!

    刘晗一颗心都停止了跳动。

    那个蒲团能漂浮!

    如同溺水的人,陡然见到一根稻草,都不会放过。刘晗双手一翻,摸出蒲团,紧紧抱在身前,生怕一个不小心,蒲团掉落下去,那就万事皆休。

    小腹深处道火喷涌,灵力热流流转,自双手涌入到蒲团。

    蓬!

    蒲团如同被点燃了一样,“活”了过来。

    更确切的说,蒲团就像是地球上的汽车,引擎点燃,汽车就不再是一坨死铁,而是有了动力。

    刘晗满怀期待,双手抱着蒲团,收拢在身前,一瞬间,他所有的期待,就化作漫腔怒火,尽数发泄在已经变成干尸的李少君身上。

    出现在刘晗眼前的,是一道无形的灵气圆盘。

    灵气加密锁!

    三层,九宫,刘晗已经在那本叫做《卜算子》的玉简里,破解过上百道类似的灵气加密锁。

    冷静!冷静!

    刘晗深吸一口气,雨水顺着脸颊,吸进鼻子里,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这个时候,把李少君骂得从干尸状态跳起身来,也解决不了问题。刘晗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开始尝试。

    还好,这个灵气加密锁没有限制解锁次数,不然刘晗就真的要吐血了。

    理论上,这样的灵气加密锁,只需要尝试81次,就可以打开。可问题就是,刘晗现在没有时间。他在动念之间,瞬间就做好破解准备,外圈第二层和第三层,从大数9开始,逐一尝试。

    这个过程娴熟无比,刘晗无惧耳畔的呼呼风声,集中所有心神,一分一秒都没有耽搁,当尝试到第39次时,灵气密码锁终于有了反应,倏然飘散!

    打开了!

    刘晗心中一阵激动。

    灵力热流如浪涛一般涌入,蒲团再次嗡的一声响,轻微一颤。

    成了!

    刘晗感觉到全身一震,整个人如同掉落在气囊上,往下一陷。可这股冲击之力十分凶猛,蒲团的漂浮尚不足以抵消,不过他的下坠之势,却急遽减弱。

    轰隆!

    一道闪电耀亮夜空,刘晗眼睁睁地看着岩石嶙峋,当头扑面砸来,忍不住闭上双眼,不忍卒视。

    在这个关键时刻,刘晗忍不住深吸一口气,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冲撞,小腹深处的道火猛然爆发,灵力热流喷涌,疯狂涌进蒲团。

    嗡!

    一声闷响,蒲团陡然一停。

    刘晗缓缓睁开双眼。

    借着闪电之光,他能清楚地看到,嶙峋的岩石,就在他的眼前,触手可及!

    意料之中的大冲撞,没有发生。

    蒲团托着刘晗,漂浮在嶙峋岩石上方不过半尺许的地方,稳定,无惧风吹雨打,无惧雷电交加。

    哈哈哈哈!

    刘晗忍不住放声大笑。

    豆大的雨滴,泼洒在他的身上,顺着脸颊流淌,流进双眼,与激动的泪水混杂在一起,肆意滴落。

    活下来了!老子活下来了!没有变成一滩肉泥!

    刘晗心中的狂喜,如同这漫天泼洒的倾盆大雨,肆意流淌。这一次的死里逃生,比之从李少君夺舍中存活,与吸血鬼老怪物布拉德卢卡殊死搏杀,还要更为畅快些。

    这一次,是刘晗完全依靠自己的主观努力,独自完成的。

    这就相当于是一次成人礼,宣示着刘晗完成闯荡这个元初之界的入门考试。

    蒲团漂浮得很稳,消耗的灵力并不大,更像是成为刘晗的一部分,灵力热流输注自中,沿着内部的通道循环流转,与刘晗体内的灵力热流流转通道连成一片。

    这点高度,即使摔下去了,也摔不死人。刘晗双手抓着蒲团的边缘,爬了上去,小心地盘腿坐好,双手却还是不敢稍离。

    但是当日李少君端坐在蒲团上,漂浮时,双手是没有这么抓着蒲团的。

    刘晗小心琢磨着,当不过片刻,他就发现,只要双脚贴在蒲团上,灵力热流一样通过双脚与蒲团连成一体。他小心地松开一只手,再松开一只手。

    蒲团果然纹丝不动,没有任何异常。

    只是该怎么动起来呢?总不能一直这么漂浮在这里,无法动弹吧!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