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界1620 第五十六章 讲条件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1646年6月4日,北美曼城。

    儿童节一过,首都市民就在市政府广场上看到了一则意料之外的市政府通告,该通告由市教育局颁布,并同时下发曼城市各公立幼儿园以及中小学。

    通告:鉴于公立教育资源的匮乏,下半年新学期起,非曼城市本地户籍居民,其家庭子女就读公立幼儿园、小学、中学,将征收外地户籍子女异地择校费。

    这一行政通告算是打破了华美坚持了二十多年的中小学完全义务制教育,也是曼城市首开户籍政策差异化的先河。

    临时首都的帽子戴了二十多年了,曼城市毫无疑问集中了全国最优势的各项资源。就算重工业正在逐步搬离,但曼城发达的城市经济依然提供了全国数一数二的工作收入。

    截止今年第一季度,曼城市民政局档案里拥有曼城市户籍的市民不过十二万出头,但现在首都常住人口却已经超过了十七万,有近三分之一的首都居民都是外地户籍。

    国家去年调整的最低工资标准,对劳工合同监督最严格的大型企业来说是绕不过去的坎,但却被私营微小企业所抵制。通过变相延长工作时间,使职员最低工资保障的意义被大幅度稀释。尤其是那些最苦最累或是实际工作时间较长的岗位,雇主们通常都喜欢那些私下主动以低薪获取临时工作机会的外地户籍打工者,这无形中就挤压了“本地老油条们”的就业机会。

    首都的城市服务业劳动人口中,目前超过半数都是外地户籍,其中部分工种已经完全被外地户籍“霸占”。随着家庭收入的不断提高,本地户籍的市民逐渐远离了洗碗工、洗衣工、搬运工、下水道疏浚工、垃圾清洁工等等所谓社会地位低下的服务岗位,而数量庞大外地户籍打工者则填补了进来。

    大量外地人员流入,城市人口增加,自然又构成了首都各行各业持续繁荣的基础,但同样也带来了城市管理等诸多方面的压力,尤其是治安、卫生和教育领域,过去几年已经有不少本地户籍市民在抱怨外地人抢了他们的生活空间。

    治安倒不用说了,林子大了自然什么鸟都有,也找不到拿外地户籍说事的法律依据,毕竟在华美法律框架内有资格自由流动的全是拥有永久户籍定居证的国民。

    而劳工与社会保障法的明确规定,则从法律层面就杜绝了地方政府在就业和医保上钻漏洞的可能性。唯独教育这一块却是较为模糊,至少义务教育法没有明确定义学龄青少年在户籍管理方面的内容。

    从免费校服到免费中晚两餐,从家庭教育奖金到课外技艺社团,曼城各公立中小学的学生在校福利是全国首屈一指的。能把孩子送进首都的公立学校,其实相当于把孩子完全交给国家来抚养了,生多少孩子父母都没啥压力,从幼儿园到中学五年级,十多年下来会省下一大笔支出,这种远超时代的社会福利自然非常吸引那些节衣缩食想要在首都购房从而获得户籍的外地打工者家庭。

    (注:家庭教育奖金,是华美首都部分公立中小学特有的奖励项目,专为学生家长设立,凡是学生在指定生活技能或才艺方面有突出表现的,其家庭就会获得奖金。)

    为补充公立中小学数量的不足,曼城很早就鼓励社会力量创办私立中小学,但这类学校大部分都是面向寻求更高级教育机会的富贵家庭的贵族学校,择校费更早在第一家私立学校成立之时就已经成为了行业规则,真正面向普通家庭的平价私立学校不多。

    曼城市政府出台这样的政策,等于是半强制性剥夺了大多数非曼城户籍的底层打工家庭子女的公立学校入学机会,变相逼迫他们放弃在曼城工作定居,返回原本的户籍地。

    但这也是无奈之举,因为就算年年加大城市建设的各方面投入,首都人口的增长速度依然超过了城区改造和扩建的速度。再加之本地户籍市民的抱怨已经不仅仅发生在小街小巷,所以从侧面遏制外来人口流入成为了现阶段不得不做的工作。

    但明眼人都知道,要缓解首都人口膨胀的压力,恐怕不是单单一个义务教育户籍差异化政策所能包办的。不仅仅是首都,各州首府或中心城镇目前都或多或少的出现外地人口集中流入的状况。

    高度城镇化会在宏观上降低规模人口的平均管理成本,提振消费,提供更多的城市服务业就业机会,但也会抬高城市治理成本和城市建设泡沫的隐患。而占据社会优势资源的大城市,对人才、资金的虹吸效应也会让地方小城市更加难以发展。

    在义务教育政策中打擦边球,目前还只是地方户籍制度各方面差异化的引子,诱发全国各地、各行各业的跟风钻空子大概只是个时间问题。

    对于建国初期强调人口管理和社会稳定的华美顶层设计者而言,户籍制度曾是内心最引人生厌的东西,但恰恰又是他们最熟悉的。当他们成为顶层管理者时,户籍制度的必要性又让人欲罢不能了,除此之外,他们实在没把握运作一套自己从未体验过的人口管理模式。

    选择了户籍制度就等于选择了未来的不平等,无差别化的平等国民社会,终归到底还只是一种理想主义。

    ……

    ……

    地方政府的政策好坏自然会有人和时间来评断,曼城非本地户口居民的大失所望并没有妨碍华美高层继续运作对这个新世界谋划已久的战略。

    陆军总部会议室里,特别会议正在进行当中,会议的主要议题就是关于陆军远东司令部发生的一次意外。

    原本担任陆军远东司令部司令的邓剑少将,在几天前一次军事演习中不慎跌落马下,造成身上多处骨折,由于伤势过重,陆军总部只能将邓剑安排回国内疗伤修养,而几个月后就要实行的远东军事行动将面临群龙无首的局面。

    刘辰旭少将,正在印度洋总督区为去年的那场失败的马达加斯加战争继续擦屁股,抵御梅里纳王国有可能的报复反扑。和总督孙弘毅心灰意冷选择辞职不同,刘辰旭是卯上了劲要找回场子,目前来看没有任何意愿再去其他战区。

    沈默准将,目前正带领一个旅规模的混编部队在法属魁北克,负责清理法国那些多如牛毛的小殖民要塞据点。沈默加入陆军时的年龄很小,但除了炮兵领域,军事指挥才能很一般,军衔晋升一直很慢,根本不具备远东军事行动那种规模档次的指挥能力,这次进攻风险系数小的魁北克,本身也带着陆军总部继续给他机会锻炼的目的。

    徐洪运少将,眼下正在南方的江州组织一场大规模清剿包哈坦等敌对印第安部族的军事行动。为了凑集足够的兵力,国防部还发起了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一次国民警备队“野外大拉练”,一共抽调各州国民警备队3000多人,连同少部分国防军和外籍军团的正规部队,编组成两个旅级作战单位,决心在入冬前将对手逼进西部阿拉巴契亚山区自生自灭。

    剩下的一些陆军将领,不是处于后勤方面的岗位,就是实战经验远远比不了上述的几位将领,所以华美陆军在东方的军事部署一下子陷入了无将可用的地步。

    当斯科特少将走进会议室的时候,在场的许多人都停止了嘀咕,尤其是陆军总参谋长何语上将还专门起身点头致意。

    “非常抱歉,斯科特少将,要你一大早就从西点赶来。”待斯科特刚一坐下,何语就将一杯茶水推到了对方面前。

    “总参谋长阁下客气了,本来我也打算过几天就到首都来参加我女儿的募捐义演,这次算提前来看她吧。”

    自打十年前指挥部队连续参加了南山平乱战争和巴西战争,斯科特就离开了一线,在西点军校校长的位置上一待就是整整十年。大概是习惯了云淡风轻的规律生活,那经典的冷峻表情被一种淡然的微笑所替代。

    “既然斯科特将军也到了,那我就直接说说我的看法。我的意思是,建议由斯科特少将接替邓剑少将,担任陆军远东司令部兼远东军事行动总司令的职务!”

    何语的指关节敲击着桌面,洪钟般的发言在狭小的会议室里居然有一种震荡人耳的感受。

    带着不解的表情,和身旁的某个欧裔准将轻声询问了若干问题后,得到答案后的斯科特的独眼里中才泛起一丝惊诧。

    “这是我和参谋长交流的结果,斯科特将军,这是紧急情况,所以才让你从西点赶来。目前来看,你是最合适的人选,这将是一次前所未来的军事行动,足以配得上你的履历。”

    陆军总司令陈礼文上将还在一份文件上签字,几乎头都没抬地就说出了一个不算正式任命的任命。

    “上将阁下,我能先看看行动计划书吗?”

    说着,斯科特就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了一副单边眼镜,这是在陆军西点军校任教十年并编写大量教材导致的中度近视。一位陆军少尉赶紧将一份文件放到了斯科特面前,而后者则当着在场所有人的面开始心无旁骛地翻阅。

    并不莽撞发表意见或表决心,而是首先了解情况,斯科特严谨的作风让陈礼文和何语更是心里有了底。会议室里一度鸦雀无声,只有斯科特翻阅文件的沙沙声。

    “非常抱歉,我想我大概需要一天时间思考下。”看完最后一页,斯科特终于站了起来,之前的淡然微笑荡然无存,又恢复了大家熟悉的冷然凝重的表情,“明天这个时候,我会到两位的办公室说出我的看法。”

    斯科特对着两位陆军上将微微致歉,心里更是震惊之前看到的远东军事行动的详细内容。

    虽然斯科特早就知道国家将在远东干涉那场由鞑靼人引发的地缘危机,但从目前的资料来看,陆军的野心恐怕远远不止通过一场战争来阻止对手那么简单。

    而自己一旦接受这个任命,很可能要在东方待上好几年了,而他最放心不下的,则是在曼城生活的独生女爱丽丝。

    “没问题,如果你现在就回复我的任命,也许我会后悔将你喊来。另外,周末我也会去参加您女儿的募捐义演会,您女儿现在所做的事情同样很伟大。”

    和何语对视一眼后,陈礼文露出了微笑。他知道斯科特需要时间来消化这些信息,看得出来对方已经跃跃欲试了。

    ……

    ……

    马车停在一处偏僻的林荫道上,路边是一座别墅式独栋小楼。左右望去,除了偶尔摇动的清洁工或花匠的身影,这里几乎难见一个人走动,显得十分幽静。

    这片高档住宅小区是去年前才从一次街区改造中和附近一座小公园合并而来的,算是长岛西区少有的几个能和曼城南区的富人街想媲美的高档社区。当女儿为了事业不得不在曼城扎根定居时,斯科特将这里环境最好的一栋别墅买了下来。

    将少量行李交由随性副官打整,斯科特直接走进了别墅小楼,轻车熟路地就打开了房门。

    客厅里传来了一阵节奏急促的交谈,看样子除了女儿外,还有其他客人在。

    “爱丽丝小姐,请你尊重我们经纪人的工作。您这次擅自改变出演计划,已经让公司很为难了。”

    一个略微年长点的青年正脸色纠结地坐在爱丽丝的对面,一边翻着手里的文件袋,一边不断嘀咕着:“周末您的个人募捐义演,我已经尽量争取到了公司的谅解。但下周无论如何,您要完成既定的几个代言合约,否则的话,公司很可能会面临违约。”

    面前的漂亮少女虽然认真端坐这,但还是一副笑眯眯外加心不在焉的表情,仿佛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手中的蜂蜜果茶上。从长期相处的习惯来看,经纪人知道爱丽丝已经做出了拒绝的选择。

    “江先生,这几份合约,只是你们经纪公司签下的,我本人并没有同意哦。根据我们之间签订的经纪代理人合同,任何超过三天排期的商业通告都必须我本人确认。”

    爱丽丝笑嘻嘻地将桌面的合同朝对方微微推了下,礼貌而好听的声音里却丝毫没有任何抱怨指责的意思。

    “您还是再考虑下吧……”年轻的经纪人脸上已经有点绝望的痕迹。

    “啊……爸爸!”

    几秒钟过后,爱丽丝突然一脸惊喜地站了起来,绕过沙发,几乎是跑着扑进了斯科特的怀里。已经二十有一的少女还宛如孩子般在父亲身边腻歪了几下,然后迅速缩到了父亲身后,仿佛在寻求父亲的庇护,淡然自若的神态又消失无踪。

    “你是爱丽丝的经纪人?”

    被女儿挽着手臂,斯科特花了几分钟看完之前给女儿带来“无限压力”的商业代言合同,独眼里的笑意一直就没停过。

    “是的……先生,哦不,将军阁下……这是难得的好机会,‘彩虹服饰’、‘绿森家具’和‘黑狼啤酒’的三份商业代言合同是公司精挑细选过的,可以为您的女儿带来至少10000元的税后收入。而爱丽丝小姐仅仅只需要花费一个月的时间去拍摄、绘制三组宣传形象和海报……”

    面对斯科特的军人气场,经纪人已经紧张得要死了。

    “税后10000元?真是个意外的数字,差不多可以采购一个轻型炮兵连的装备了……”

    斯科特显得有点诧异,摸着刮光胡须的下巴在沉思,似乎是第一次认清女儿的吸金能力,以及在这个国家所扮演的角色。

    “一个炮兵连?呃……也许是吧……”

    年轻的经纪人更尴尬了,都不知道该如何把话接下去。

    “不过,我想如果部队没有装备需求的话,国防部也不可能硬塞一个连的炮兵装备进来吧?”

    再次撇了眼那一行可以让任何人心动的数字,斯科特笑呵呵地将合同递到女儿眼前,表示自己支持女儿的任何选择。

    “我想明年再签这个。我下个月要去东方!”

    爱丽丝深呼了一口气,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打算。

    “嗯?”

    “爱丽丝小姐?!”

    斯科特和经纪人几乎同时表情变化。

    “是的,我的慈善基金会,需要前往真正需要帮助的地方。能前往东方,是我的梦想,爸爸您会支持我的吧?”

    爱丽丝一口气说出自己的心里话,因为激动而胸脯急促的起伏。

    望着女儿那副从未见过的认真神情,斯科特百感交集。

    ……

    ……

    第二天,陆军总司令部。

    “斯科特将军?”

    陈礼文轻轻敲了下桌面,又指了指对方面前已经渐凉的茶水。

    “哦,失礼了,上将阁下!”

    斯科特从恍惚中回过神,十分歉意地取过茶杯,一边将自己昨天整理了一夜的文件从公文包里取出。

    “上将阁下,对于前往远东的任命,我个人深感荣幸,不过前提是陆军总部需要答应我一些条件。”

    斯科特翻开文件的同时,深色顿时严肃起来:“对于远东的军事行动计划,我认为,兵力不足将是个致命的问题。不解决这个,恐怕我无法完成本职工作。”

    “陆军第三旅(东方旅)、外籍军团棕熊旅以及下个月完成编训的陆军第一志愿旅,整整三个满编步兵旅由你指挥,夸张点说,这个国家从没有在一个战场上投入过如此多的兵力!”

    陈礼文脸色顿时有点不好看了,对斯科特以增加兵力做为上任条件的态度有点无法接受,要知道这份兵力部署方案已经是陆军总部的极限了。

    “首先,这场即将到来的远东战争,将是我们从没有过的战争体验。我们从没有过在远离海岸线或补给点两百公里以上的距离上成功作战的先例。今年初在江州西部、去年在马达加斯加,都证明了这一点。”

    “其次,那里的敌人规模、战争经验远比我们之前遇见过的任何对手都要强大。毫不客气的说,在明帝国发生的任何一场战役,规模上都要超过欧洲战争一年内的所有战役的总和,而且热兵器的装备比例不会比欧洲国家差多少。”

    “现有的军事部署方案过于冒险,也过于乐观。按照最精简的战役预设方案,即使有亚洲舰队的配合,我们也要在两个内陆方向上分散兵力,最远的将在敌后登陆并深入内地,预设战场直线距离海岸线就至少两百公里以上。”

    “和对手那种可以就地补充战力和物资的传统军队不同,我们步兵旅的后勤保障能力十分有限,在独立作战情况下只能维持一周,下到一线战斗连队,这个数字更是只有三天。我们的每一个士兵、每一发炮弹、每一颗子弹,都需要付出比对手更多的后勤负担才能抵达战区,光是维护战区后勤保障通道的安全,恐怕就要占用半个甚至是一个旅的部队。”

    “计划书要求的是一场完美的歼灭战役来控制住明帝国战局,而不是一场单纯的成功防御。但要用三个旅去应对远比欧洲任何一个国家都要庞大的鞑靼人军队,恕我直言,成功的可能性难以预测。在这种情况下,一线作战部队的官兵压力将会极大,只要出现一丁点的疏忽,或是部队伤亡稍微增大,就可能引发关键行动的停滞,甚至是全盘失败。到时候添油般的补救将会让我们付出更大的代价。”

    斯科特不紧不慢地把自己这些年对华美陆军的作战特点结合实际例子一一总结讲解了一通,越说到后面,越是表明手头的远东军事行动的计划内容属于一厢情愿的设定。

    死死看着斯科特的独眼,陈礼文陷入了沉思,几分钟后干脆站了起来,在办公桌四周走来走去。

    “选择你的理由,就在于你有大规模军事指挥的能力,而且你知道,远东局势的稳定对我们十分重要!这场远东军事行动将会奠定未来十年的远东格局,大明帝国方面也会全力以赴,而且只要外交方面进展顺利,他们还会提供给我们相当的后勤辅助力量。”

    想了好一阵,陈礼文这才找到了不像是解释的解释。

    “是的,战役能否成功的关键,还有一半在我们盟友的身上,但就我所知,明帝国的军队在面对鞑靼人时,全都是负面的表现。所以,我的一切准备,都是以能够处理最坏的情况变化来假设的。”

    慢慢坐回办公桌后,陈礼文这下是真得沉默了。对于这场集群体利益与历史情感一体的军事行动,军方高层已经构思了二十年,即便一切都基于对落后封建军队的蔑视和碾压预判,但斯科特的务实思想也是一言切中了要害。

    要取得胜利,理论上没有多大的问题,但几经修改的军事行动方案依然是投机主义占了主要部分。至少在战争细节进程的把控预测上,这个国家没有多少人能和斯科特丰富的经验相提并论。

    “斯科特将军,我理解并尊重你的分析,但现在的状况你也知道,无论是哪个方向,陆军总部没有再多的作战部队可以调给你了。”

    陈礼文叹了口气,在下属面前第一次露出尴尬的神情。

    似乎早就猜到了陆军总司令的难处,斯科特再次从公文包中取出一份文件,轻轻放到了桌面上。

    ……

    ……

    斯科特少将的《远东战役兵力补充方案》堪称一场陆军内部的纸上“大盘点”作业,从而让陈礼文和何语两位陆军上将不得不赞叹。

    斯科特的增兵要求也不算过分,只要再增加一个旅的部队即可。为凑够这个旅所需的兵力单位,斯科特把军方当前每个角落的行动都按照轻重缓急用笔勾勒清理了一遍。

    旅部单位较为简单,只需要从陆军总部以及各个军校教导队中抽调就能组成。

    旅部警卫连,从首都卫戍营中抽调一个连组成,绝对的精锐。

    旅直属骑兵连,从正在魁北克作战的第一骑兵旅中调出,目前魁北克作战已经进入末期,调出一个骑兵连几乎没啥影响。

    轻炮营,由西点军校炮兵教导营和第一骑兵旅骑炮营中各抽调一个连组成,虽然和满编相比少了一个炮兵连,但至少旅属炮兵的编制问题解决了。

    辎重营,由国民警备司令部负责解决,在本土征召几百名非一线作战兵员还是没啥问题的。

    最关键的是,斯科特有四个步兵营的需求,所以除了让陈礼文大吃一惊的海军陆战营外,斯科特还选定了三个上个月国防部才新组建的国防军志愿部队。他们分别是“第一加勒比志愿营”、“第二亚速尔志愿营”以及“第三印度志愿营”。

    加勒比志愿营和亚速尔志愿营,都是轻步兵营编制,和陆军一个标准步兵营500多人相比,一个营只有不到400人,欠编一个火力支援连。两营官兵全部由前外籍军团退役官兵组成,作战经验极其丰富,士兵平均年龄达到不可思议的三十五岁,目前正在江州集结,准备加强徐洪运的兵力,参加西部内陆针对包哈坦人的肃清战役。

    对于以国民警卫队为主的江州内陆肃清战役,斯科特认为目前的扫荡兵力已经足够,再多投入两个轻步兵营的意义也不是很大。

    印度志愿营是国防部授权印度洋总督区在葡属印度招募的志愿兵,同样是轻步兵营编制,但兵员并非字面上的土生印度人,而是二十来年里通过移民通道和贸易不断在葡属印度落户的华人后裔。

    印度志愿营目前正在马达加斯加委托黑水保安公司的集训,是战区司令刘辰旭为弥补马达加斯加战争后当地防御兵力薄弱问题而向陆军总部和国防部提出的要求。

    在斯科特看来,马达加斯加的后续问题不在增兵加强防御上,而是需要当地政府做出与当地梅里纳土著王国缓和和让步的姿态。

    以印度洋舰队的实力,真要是纯防御,几座沿海殖民城镇全在舰炮的射程掩护之下,地面防御部队的需求其实没有想象中那么迫切。反正近几年华美也不大可能向梅里纳王国发起报复作战,所以暂时缓缓当地的兵力部署也是可以的。

    至于将海军陆战营调入这支陆军混编旅,则需要国防部进行协调,毕竟海军陆战队从年初开始就在江州枕戈待旦,一直虎视眈眈地准备进入佛罗里达。斯科特认为这是一种兵力浪费,只要法国在北美战略上低头,佛罗里达的“收复”只是时间问题。

    在斯科特心里,海军陆战营将是这个混编旅的最主要战斗力,因为编制和陆军不同,这个被称为营的海军陆战部队,兵力高达800多人,比加勒比营和亚速尔营加起来的兵力还要多,而且精锐程度号称超过首都卫戍营。

    相比之下,加勒比志愿营、亚速尔志愿营以及印度志愿营都是轻步兵营编制,火力弱上不少,而旅属轻炮营更只有两个炮兵连8门野战炮。几番权衡计算,新混编旅的总兵力约为3000人出头,靠着海军陆战营的编入,战斗力才勉强与东方旅或棕熊旅相当。

    一旦上述部队全部编组完成并海运远东,届时斯科特少将麾下的远东陆军兵力将上升到四个旅一共11500多官兵,将创造华美建国建军以来在单个战区集结兵力最多的记录。

    ……

    ……

    德拉瓦印第安人为主组成的陆军第一志愿旅还要一个月才能结束集训,整体进度比预期又晚了一些,而暂编混成旅也不是短时间能够调整到位的,一些中低层军官的人选还需要斟酌,所以斯科特在未来一个月将陪伴女儿爱丽丝在曼城生活。

    对于爱丽丝的计划,斯科特选择了有限的支持,不过他还是说服女儿先完成经纪公司的合同,再和自己一起出发。

    最大的原因,还在于斯科特感觉自己将要远去东方,如果能和女儿同行,一方面满足了女儿的心愿,另一方面也算是感受家人在身边。

    而在斯科特做出最后决定、爱丽丝欢喜雀跃同时,参议院议长齐建军的家里也是一番鸡飞狗跳。

    齐祖萍再次拒绝了父母为她安排的相亲,并从单位辞职,打算以爱丽丝慈善基金创始合伙人的身份,和爱丽丝一起前往远东的明珠岛海外领进行慈善巡回宣传。

    齐祖萍以“终身不嫁”的态度表明自己投身慈善与儿童教育事业的决绝,让齐建军和翟红大发雷霆,要不是长子齐祖国在一边打圆场,估计两个老人会气晕过去。

    让齐建军夫妇担忧的,并非女儿那副不畏险阻的事业心,而是前往远东的动机到底是什么。曾经闹成感情惨剧的另一个主角,齐祖萍的亲哥哥吕玉舟,目前正在东方旅任职,当初不知亲血缘关系而相爱的两兄妹如今是否都走出了阴霾,根本不得而知。(未完待续。)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